数字报刊平台

内容详情
2018年12月05日

乡音

 教院附中 九(4)班 鲍珏

暮春午后,雨后初晴,地上还湿漉漉的,空气中散发着雨后特有的青草气味。小路一直通向奶奶家的村庄,农家粉墙黛瓦,错落有致,几户农家炊烟袅袅。

我走在乡间的田野,沐浴和煦温馨的阳光,微风轻轻拂过,秀发扰得我脸痒痒的。不知名的鸟儿卖弄嗓喉,婉转歌鸣春光曲。细细聆听,就能听到小竹桥下潺潺溪水的欢唱。

“哎哟!你回来啦!”抱着一篮蔬果的二婶热情爽朗招呼着,她晒得黝黑的脸上泛出红光。走进院子,我便听见小黄狗的欢乐叫声。它摇着尾巴按捺不住喜悦,绕着我乐呵呵地跑着。奶奶蹒跚着小步,笑呵呵地迎了出来,浓浓的乡音念叨着:“囡囡回来了哇!”几个小孩从屋里奔出来,叫嚷“姐姐回来,陪我们玩!”我端详奶奶,她的背似乎更驼了,头发稀疏了许多,脸上岁月的沟壑也更深了。她穿一件藏青色碎花短衫,袖口挽得高高的。脚上依然趿着一双黑面布鞋,上面沾满了泥土灰尘。她微笑着接过行李,“你们陪姐姐玩去”,孩子们听了便拉扯我去了田间。

春天的田野,满是黄灿灿油菜花,丝绸般闪烁光泽。跟着农家孩子融进花海,嬉笑吵闹惹得团团簇簇金黄菜花一阵摇曳。“嗡嗡”响不停的蜜蜂,忙碌在花蕊间采蜜。几只白色娇小粉蝶,直扑扑在我面前闪过翅膀,我们便嬉闹着扑打蝴蝶。孩子们欢乐的笑声,吵醒了树梢上打盹的鸟儿,它们从绿荫惊窜向空中。鸟语花香,心旷神怡。我们玩累了,依偎绿树下,悠然数白云,真有陶诗人笔下的情趣。日常囿居斗室身处嘈杂,我简直陶醉了。

我们一直玩耍到太阳把西天染成了玫瑰色,农家屋后的竹林树梢,归巢的麻雀叽叽喳喳热闹极了。

晚饭也是很热闹,全家人围着大桌子吴侬软语,有说有笑;乡音亲情,其乐融融。孩子们也无拘无束,狼吞虎咽。“囡囡瘦了,多吃点肉。”奶奶颤巍巍地夹给我最喜欢的红烧肉,“这些年啊——日子滋润多啦。”我看见奶奶喜乐眸子里爱的慈祥。

乡村的夜晚,宁静而富有诗意。远远传来蛙声或虫鸣,偶尔也有几声狗吠,也许,那就是“蝉鸣林愈静,鸟鸣山更幽”的意境。天上星星也格外明亮,望着满天的星斗,似乎能听见星星悄悄说话。

春天的乡村,充满诗情画意。我真的找到了喜爱的乡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