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内容详情
2019年03月15日

听书是件乐事

□朱宗熹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金山各乡镇茶馆很多,店堂内总是座无虚席。上茶馆的人多为听书,茶客里除了商店老板、伙计,大多是附近居民、农民、手艺人。待在茶馆听书是那个年代最大众化的娱乐消遣方式。花五分钱泡一杯茶,杯里茶水少了,跑堂小二手提长嘴水壶马上给你添满,台桌溅上水及时擦干,让人很舒服。如果嫌口味淡,再叫上一碟五香瓜子、带壳花生。进茶馆听书不花钱也可以,当时人们叫“听长脚书”,意味没座位,没有茶喝,只站在桌边听,跑堂小二也不会赶你走,这种人大多是背书包的学生,我也曾是其中一员。

在茶馆听书,我们听得最多的是农民书(也叫钹子书),有时也听评弹,这要看老板兴趣和茶客要求。农民书流行于黄浦江两岸乡村集镇,说书人一张钹子,一只筷子,结合上海方言语调,自击自唱,再加上唱山歌、田歌韵律,很吸引人。每次开唱都是老四句,印象特别深:“手敲小钹说因果,口唱还将手势做,众人张口笑眯眯,只为乡音说清楚”。当时听得最多的是《七侠五义》《小五义》《玉蜻蜓》《杨家将》等篇目。在亭林地区,说书先生名气最大的是石耀亮,他曾到北京演出还得过奖。还有一个是夏其峰,他说书语调、身姿特受听书人欢迎。一次他说《水浒传》中“林冲风雪山神庙”片段时,他用钹子当帽子,竹筷当长枪,把林冲在风雪中的悲愤情绪表演得淋漓尽致,引得书场内一片掌声。说书不是单讲故事,说书人还得带动作,边说边演,再加上手中的一片钹子,一根筷子的敲打说唱,让观众沉浸在故事情节中。

那个年代,学校里老师也会在下午或晚上课余时间说书给学生们听。那时作业少,老师跟学生关系也亲密。记得小学教语文的老师姓江,是无锡人。他说《隋唐演义》中李元霸与师兄弟厮杀的片段时,双膝下蹲作骑马姿,双手拿两把折扇作铁锤道具,用无锡话大吼一声“放马过来”,这声调引得全场大笑。后来“放马过来”就成了同学间嬉闹的话语。回想在文化生活贫乏的年代,听书乐趣真不少。那时的故事大都是介绍除暴安良、英雄侠义,使人听了长精神。

随着时代发展,电子产品逐渐增多,网络时代活跃,人们不需要进茶馆,只需要凭借有声读物在上下班路上戴着耳机就可以听书,也可在家做家务时听。在喜马拉雅、微信读书、懒人听书等音频平台上随处可见醒目的网络小说。据有关部门统计,截至去年六月,国内有声阅读用户超2.3亿人。车载设备、智能音箱等硬件发展与普及,创造出新的“听书”场景,让听书更方便,更快乐。中国的历史文化,传统文化也在新形式中得以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