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19年08月12日

“面包”与“水仙花”

□鲍珏

古时的消费大多只是为了满足人的生存需求,而如今消费还为了满足人的存在需求。这两种需求不但有轻重缓急之别,而且有层次品位高下之分。          

简单来说,“生存需求”是指人的生存基本需求。而“存在需求”是指建立在生存需求基础之上,追求更高品质的生活。马克思《资本论》提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即人们首先必须解决吃穿住行,然后才能够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活动。倘如连基本生活需求的物质都没有,人怎么有更高层次的精神追求呢?

另一方面,我们生命的价值,不能仅仅止于满足生存需求,存在需求是层次品位更高的追求,不可缺少。一位西方哲人曾说过,“假如你有两块面包,你该用一块换一朵水仙花”;巴金散文《灯》里写道,“人不是单靠吃米活着”;迪奥哲尼士面对能满足他所有愿望的亚力山大,只求不要遮住他在木桶里享受的阳光;庄子面对邀请他做相国的使者,笑着让他赶紧离开;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而弃官归家,陶醉于“采菊东篱下”的悠然生活。人之所以有别于动物,是因为人有精神、有理想、有追求。

也有不少贤士仁人正心修身家国天下,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甘愿放弃个人需求,为民族利益奉献毕生才智精力;诸葛亮放弃“苟全性命于乱世”的隐居陇亩生涯,为蜀汉大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钱学森放弃国外高薪从事科研机会,回到一贫如洗的祖国。这是更高层次的存在需求。

现代社会,人们的存在需求似乎不再像前人那般纯洁高雅,而变得低俗起来。人们把大量时间花费在低俗娱乐,大把金钱掷于媚俗消费。不是不需要消遣娱乐,而是这类存在消费不能帮助人们升华自己的精神品位。存在需求也不一定必须通过高消费来实现。有人花大价钱去国外享受的是走马观花似的观光旅行。或许你漫步公园小道,沐浴晨光晚霞,不经意地回眸远眺中也陶冶了性情。

生存需求是存在需求的基石;而存在需求又使人的生存价值得到提高升华。“面包和水仙花”,只有两者共济互补,才能充分体现生命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