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19年06月12日

回 归

□钟晶轩

上海,是闻名遐迩的国际大都市。爱上海,我可以说出数不清的理由。谁不说俺家乡好,其实,生在上海,就是我爱上海的最大理由。但今天我却要让你感受上海更朴素,更蕴藉的一面。

我出生在上海远郊的金山,祖祖辈辈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小时候,爸爸妈妈忙于生计,大都是爷爷奶奶照看我。我每天最惬意的就是一边看着爷爷奶奶忙家务,一边静静地坐在灶头旁欣赏灶头画。漂亮的色彩,简单的线条,熟悉的景象……成为了我童年最美好的回忆。

后来,金山农民画院成立,我毫不犹豫地报了绘画班。金山农民画正式融入我的生活。在哈韩哈日、欧美之风盛行之际,也许金山农民画并不是那么高大上,在很多人的眼里甚至很土气,但画里有家乡熟悉的风物,画里有祖辈精神的追求,画里更有我的梦想。

农民画的创作者大多是在田间地头劳作的农民,但是他们在农闲的时候也没有放弃对艺术的追求。如同初三时学业繁忙的我,在那个连走神都觉得是罪过的时期,我也不曾放弃过它,偶尔涂上几笔,都能让浮躁的心沉静下来。

农民画看起来线条简单,也没有细腻的描绘,但是同样也特色鲜明。说来惭愧,学农民画那么多年,我至今也拿不出像样的作品。那种简单却触动人心的色彩构图,恐怕真的是需要岁月的沉淀,才能展现出活灵活现的水乡特色。

在我断断续续学画的十几年中,金山农民画逐步成为上海文化的一张名片,正以势不可挡的发展态势走向世界。升学的压力并没有让我减少对它的兴趣,她仿佛已经长在了我的生命中,融进了我的骨血里,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其实,成功并不在于取得多大的成就,“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这就够了。

而在学习农民画的路上,我也明白了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爱上了这项传统艺术。因为它是回归,是人们追求精致华丽之后的返璞归真,是这个复杂的世界对于纯白的留恋。

就像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物,在五花八门、层出不穷的东西之后又重新回归成最初的模样。就如同当我们无路可走的时候,不断回到原点,然后重新出发。那是人们对于本质的追寻,也是对自我的追寻。我们不仅满足于物质的丰富,更追寻精神的丰盈。

习近平总书记说:“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强盛,总是以文化兴盛为支撑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以中华文化发展繁荣为条件。”我庆幸我是一个文化的追寻者,不仅有眼前的分数,还有画和梦想。不论何时,无论何地,我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我爱乡土气息浓郁的金山农民画,我爱上海。

(作者系华东师范大学第三附属中学高一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