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0年02月14日

魂牵梦萦处

蒙山中学八(1)班 陆依铃

第一次知道“敦煌”,还是在多年前的国画课上。

我们在上国画课时,由于老师的爱好,背景音乐是各种纪录片,我印象中第一部便是《敦煌》。

那是我第一次了解到,原来在大漠深处,有着这样一个地方。那里有风铃清脆,羌管悠悠;有穿着明丽的裙装翩然起舞的飞天。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地方之一,中国的佛教在那里首先发扬光大。那里有沙漠清泉,更有貌不惊人的古老石窟静静伫立在风沙之中。

敦煌,就这样轻而易举地震撼了当时稚嫩的我。课一节一节上,《敦煌》看了一遍又一遍。敦煌成为了我魂牵梦萦的地方,我心底的小梦想,便是去到那小住几日,能在街头漫步一回,近近看一看莫高窟。

终于在去年的七月,我来到了敦煌。车行驶在敦煌的城郊,窗外有烈日蓝空和荒凉的土地。我的敦煌啊,就是在这样的一片土地上,诞生出了如此流光溢彩的文明。

第二日,我站到了莫高窟的面前。我用手轻轻抚摸它粗糙的外墙,看着上面挂着的编号,想着多年之前的工作人员是怎样一个一个的挂起它们。

我们跟着讲解员进入了昏暗的石窟。我觉得自己仿佛一脚踏进了千年前的石窟里,耳边是古时无名工匠的石锤敲击声。顺着讲解员手电筒的灯光,我看到了西方极乐世界里反抱着琵琶的乐伎,也有当时民众的日常生活,各种神奇的佛教故事。

我看到那些面容有的已变成黑色,有些已是一片混沌。我仿佛从一场隔世经年的梦中被人叫醒,回过神来已是热泪盈眶。

参观完,我就坐在浓密的树荫底下,听着蝉鸣,望着不远处的飞天石雕。

我不止一次看到国画老师在闲时为这里的飞天作画。教室里一直挂着一幅飞天图,我看着它慢慢长大。那是小精灵一样的飞天啊,穿着一袭色彩明艳的裙,飘在空中。她的体态丰腴却又轻盈,我仿佛能听到她舞蹈时赤着的脚上金环正在铮铮作响。她身上的缎带仿佛被大漠里的怪风吹着,飘舞在空中。

如今看到敦煌的飞天,反抱着琵琶,她们都是中国艺术界里的奇迹,她们是美术史上最独特的一抹亮色,更是敦煌的名片与骄傲。

再转过头,目光便又与莫高窟对上。

近近地看一看吧,这就是莫高窟,这就是敦煌!就是这里,让千百年来的人们为这里的文明所折服!古时的供养人们,就是在这里凝望着大大小小的石窟,用自己的存款开凿它;一百多年前也是在这里,英国人斯坦因为看守这里的王道士讲了三夜的玄奘的故事,最后收获了数量惊人的文物,带回了他的祖国;在这里,被称为敦煌守护神的常书鸿辛勤工作,后来的敦煌女儿樊锦诗更是说自己躺下来是敦煌,醒来还是敦煌。就是这大漠深处的一个个石窟,让古今多少人魂牵梦萦。

离开敦煌之前,我将鸣沙山里的沙用一个玻璃瓶装满带了回去。每一次打开瓶盖,我便仿佛又闻到了那里干燥的气息与带着沙子味的空气,浑浊得像是那里厚重的沧桑感。

敦煌并不繁华,也不热闹,那里可以说是荒凉的,有些冷清的,厚重的历史积淀和独特的地理位置造就了它,也限制了它的发展。但它是极其安静,极其温柔的,它的美也正是因为这样罕见的城市气质还有它从未黯淡过的文明之光。

这就是敦煌。永恒的敦煌。

近日我看到一组图片。图中是沙漠飞雪,美得如在梦中。

那是零下十三度的,那个西北的小地方。

那是我的魂牵梦萦处。

那里被称作,敦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