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0年02月26日

站在需要我的地方

□王温

王温(左)在登记返沪人员信息

记者 庄毅 摄

 

2月20日  星期四  晴

17年前“非典”暴发时,我还小,但对医护人员不怕危险与疾病斗争的精神钦佩不已。17年后的现在,我是一名医学研究生,还是一名共产党员,更是一名军人,投入新冠肺炎战“疫”义不容辞。

一周前社区报到后,我主动请缨到金山铁路亭林站志愿执勤。2月18日,我便早早来到站台,穿上隔离服,带好口罩手套,熟悉工作流程,和医生交流防疫动态。

“叮铃铃……”站台铃声响起,从上海南站过来的列车到站了,一大批拎着大包小包的人员纷纷下车。我和队友们立刻紧张起来,将他们拦在线外,一个接着一个检测体温。有时热成像系统并不灵敏,我就手持红外测温仪重新检测,额头温度太低就测手腕,手腕的温度太低就测脖子。排队的人越来越多,但我们的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当中最头疼的是有一名来沪人员拒绝填写居家观察承诺书,还发出大声质疑,“要观察14天!那我生意怎么做?”引起小骚动。我立刻向他解释现在的防疫政策,站长也闻声而来,耐心地做着他的思想工作,直到他签下居家观察承诺书。这时,我小小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执勤七个多小时,6班车到达亭林站。一次次询问班次、经停区域、身体状况,核对身份信息、健康云短信,指导填写居家观察承诺书、健康登记表。所幸,绝大多数到站人员都能积极配合、主动有序、不急不躁填写信息。紧锣密鼓,一班车次的人员登记完成,立刻汇总数据,上报领导和社区。每当这个时候才想起口干舌燥,喝点水、稍作休息。

回想起来,除夕夜我和父母在家团聚,在微信群里看到师长、战友迅速集结、装备物资,来不及和亲友告别,凌晨从虹桥出发,逆行驰援武汉,心里感动而又激动。大年初二的早晨,父亲接到紧急会议的电话,便匆忙离开家,持续工作到现在,没有一天休息。母亲作为村委会成员,也提前开工奔赴防控一线。

如今,我也不再是战“疫”的旁观者,每当完成防疫任务时,就会感到无比的充实。想起忙碌的父母,我可能不是听话的小孩,没有在家自我隔离,心里有些愧疚,但是父母请放心,我一定会穿好隔离服,带好口罩和手套,做好防护措施,女儿很坚强,愿意为战“疫”出力,也坚信此“疫”必胜!

(作者为大学生志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