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0年02月26日

古贤遗风 抗疫先锋

□丁伟国

在上海的西南,坐落着一个保留千年古贤遗风的小村——阮巷。阮巷小村,名声不响,来头却大。

阮籍——魏晋南北朝时大名士,“竹林七贤”之一。相传阮籍晚年躲避战乱,就隐居到了阮巷一带,之后他的族裔繁衍聚居,集结成巷,街巷边的河因而被称为阮溪河。因此阮巷初名阮溪,之后才名阮巷。

小村曾经历经繁华,如今依然保留一丝古朴和宁静,枯藤老树昏鸦的宁静,小桥流水人家的悠远。但是无论岁月变迁,阮巷从未改变的就是古贤遗风!

在平凡的阮巷居住着一群追求平凡的人,他们享受着阮巷的安宁,然而新型冠状病毒的到来打破了这份宁静。

虽然突如其来的疫情来势凶猛,但是阮巷在第一时间实现了全村总动员,全民抗疫。在众多的志愿者中,有一位佼佼者冲锋在前,就是缪永新同志,阮巷人口中的“老缪”。

缪永新是阮巷著名的热心人,志愿者骨干。说起他在村里的身份:书场管理员、消防志愿者、平安志愿者……那是一大串,老街的日常管理一直有他活跃的身影。

新冠病毒肆意地扩散,打破了阮巷人民平静的生活。原本闲适的小村开始严肃、紧张、忙碌:村里设置了临时检查点、口罩预约登记点、来沪人员登记处等。

老缪的责任感,让他在疫情面前站了出来,开始了防疫志愿者的工作。他积极配合老街管理人员,上门登记信息、向老街居民做宣传、引导来沪人员去村委会登记及在老街设卡点做检查工作等。每天接班都会提前到岗,在对进出的行人及车辆进行体温监测时,总是跟他们聊上几句,关心一下他们的动向、身体情况及家里情况等。老缪在白天值班后,还主动报名参加夜间巡逻队,挨家挨户的查看居家隔离人员的隔离情况,遇到有不会使用微信上报体温的家庭,他主动伸出援助之手,上门帮他们测量体温并按时上报。

都说这次抗疫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那老缪绝对是一位优秀的“侦查员”。在疫情到来之际,老缪已经挨家挨户走访,深入基层排摸,掌握了第一手“敌情”,做到知己知彼。村里需要什么数据,只要找老缪,随口就报上:“我们村外来租住户66户,共计188人,过年期间回老家的有35户。”你如果问他怎么知道的,答案很简单:“我都走访过了!”说老缪是抗疫期间阮巷的数据库、活地图,那绝不为过。

作为抗疫期间的“监督员”,是不能用合格形容老缪的,是要用严格这个词来描述他,严格到什么程度,村里人说他是“六亲不认”,那还是有故事的。

这天,老缪正在村口执勤,一辆小车缓缓停在卡口,老缪快步迎了上去:“配合一下,请测体温。”

“哥!是我!是我啊!”司机正是老缪的妹夫。“哦,我知道,但是你必须依章办事!按照规则每个进村的人都要测体温!”老缪的口气毫不犹豫,不容对方一丝反驳!

“哥,是我啊!你怎么这样?你还不认识不了解我啊!”妹夫的脾气有点上来了,“我是村里的,是自己人,我不测又怎样!”

妹夫的倔脾气上来了,启动车辆准备硬行进村,老缪立即发出警告:“疫情期间你敢违章,我立即报警,后果你自己承担!今天你不测体温绝不放行!”

村民知道这个故事都说老缪是个“六亲不认”的硬核战斗员,老缪依然低调:“应该的,上了战场,面对敌人,就没有兄弟一说了。”

其实,老缪还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他是一位既普通又不平凡的志愿者,在上世纪70年代初,年轻的老缪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作为知青在云南西双版纳上山下乡,奉献了人生最美好的青春。人到中年回到家乡,在金山木质防控门厂工作,终于能亲人团聚生活安定,不料又面临下岗,更没想到这一下竟然十年!孩子的成长,老人的赡养,老缪面临的家庭压力可想而知,但是他不仅没有屈服,而且一如既往的乐观积极。老缪一边打着临工一边主动参加村里的志愿者队伍,很快成为了骨干。

老缪作为阮巷书场的管理员,他的口头禅就是:“不计报酬,只为快乐!做一名快乐的志愿者,为自己的家乡做奉献,是我的心愿。”不计报酬,奉献家乡,阮巷古贤的遗风在老缪身上得以淋漓尽致的展现。

更不为人知的是,老缪是一位重症患者,去年六月不幸查出了前列腺癌,但是他恢复后不久就回到了志愿者的岗位上,为阮巷——自己的家园做贡献。在疫情面前,他不顾自己的病情,又成了疫情防控的“宣传员”“监督员”“服务员”“战斗员”……

刺骨的寒风奈何不了他的决心,冰冷的雨水也磨灭不了他的意志,在老缪的带领下,阮巷的志愿者们为这个小镇树立起了一道无形的屏障,他们是阮巷在这场疫情前坚定不移的守卫者。

在不久的将来,疫情退去之时,阮巷会恢复自己宁静,村民们会继续享受着平凡的生活,老缪也会继续自己的志愿者工作,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但没有人会忘记老缪,没有人会忘记志愿者,没有人会忘记这些在困难面前守卫阮巷的平凡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