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0年05月22日

听爷爷讲那过去的事情

蒙山中学初一(8)班 陈绮文

假日里,我们一家开着车子去市区亲戚家玩。由于假日道路容易拥堵,爷爷建议我们走延安东路隧道。在经过延安东路隧道时,看着隧道里急驶而过的车辆及宽阔整洁的路面。爷爷发出感慨:“我们国家的隧道建设技术发展真快呀。”

爷爷当年是一名光荣的隧道建设工人,他经常和我谈起以前的故事。上海的打浦路隧道建设爷爷也参与其中。“那可是国内建造的第一条隧道,是苏联专家都认为不可能的事,而我们却做到了。”一说起此事,爷爷就满脸的自豪感。

建设隧道的过程是艰辛而危险的。建设者们有时候都是写好遗书再去工作。记得有一次,他们将要挖到浦东,离成功近在咫尺之际,他们挖到了流沙层。那沙子和着水源源不断地从泥土缝隙中涌进来,好似汹涌的洪水,渐渐将隧道吞没。如果当黄浦江的水也漫进来时,不只人会出事,整个隧道也将会废掉。他们赶紧拉响了警报,地面上的人立即打开所有的空气压缩机,往隧道里加压。随着隧道里的压力越来越大,流沙中的水分一点一点地被压了出去。当水完全漫不进来时,爷爷他们的心才稍稍放下些。

可是更麻烦的事还在后面。当泥土中的水份被压力挤出去以后,干燥的泥土变得十分坚硬,就像铁板,平时用来挖土的盾构也挖不过去。在这堵坚不可摧的铁墙面前他们犯了难。减掉一点压力吧,水就会漫进来;直接挖过去吧,盾构又开不动。最后他们决定,用人工来开挖隧道。盾构前的面积很小,一次只能够站立少数人一起工作。所以爷爷他们分成几个小组,轮流去挖隧道。

爷爷是第一批进去挖的。他扛上铁锹跟着其他几个人一起钻到了盾构的前面。用力挥动铁锹,重重地敲击这堵“铁墙”上,可是“铁墙”丝毫没有反应。爷爷再次卯足了力气,屏住呼吸,双手握住铁锹高高举起,将浑身的力量运送到手部,然后“啪”的一声砸下。泥土在铁锹砸下的地方裂开了几条很细微的裂缝。有作用!爷爷十分高兴,对准那个地方又重重地敲击了一下。可是只有一小片的土有些松动,散落下一些土块和土屑。这样下去可不行啊,爷爷想我们必须加快速度。想罢,便抡起铁锹,冲着那“铁墙”一顿“暴击”,像看见了仇人似的,泥土不断地从爷爷的铁锹上散落下来,在他的脚边堆积成一个小小的土堆。

很快力气就用完了,他停下来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汗水不断地从额头中渗出来,滚落到他的脸颊,滑落到脚下的泥土上消失不见。用手擦擦汗,手上的泥土与汗水融为一体,使他的脸上划上了一道道泥浆。由于站立时间过久,用力过度,他的腿也在颤抖站立不稳。没办法,只好换另一批人来继续挖。就这样一批又一批的轮流工作,24小时不间断地挖。

虽然每天只能前进一点点,可就是这一点点、一点点,积少成多,在不知奋斗了多少个昼夜后终于成功地穿过了流沙层。所有的人都激动得欢呼起来。他们打破了苏联专家所说的不能在上海这种土质松软地方造隧道的传言,他们创造了在豆腐里打洞的奇迹!

爷爷,我为你自豪!你们不畏艰难,勇往直前的精神值得我们一代代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