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0年10月16日

故乡的追忆

□张勇

我的故乡——张堰,地处东海之滨的杭州湾,是个规模不大的小镇。故乡原来还有一个更有诗意的名字:留溪。据老人们说,因为汉朝张良曾经在此隐居过,后来就改名为张堰(当然这只是个传说,我无法去考证)。

故乡有着江南水乡共同的特点,一条弯曲的小河蜿蜒穿过小镇,光听听跨在小河上的那些小桥的名字,你就会觉得很有意思,有板桥、盘龙桥、佛佛桥、洞桥、木行桥等等。桥的形状也各不相同,有耸肩驼背的石拱小桥,清秀玲珑的石板桥,小巧精致的砖砌桥,颤颤悠悠的独木桥……故乡的小桥像彩虹,似月牙,如玉带,错落有致地横卧在小河上,美不胜收。枕河人家的小窗下泊着远道而来的乌蓬船,乌蓬船的旁边浮着几只白鹅。特别是到了晚上,河水轻拍着河岸,沿河人家窗户透出的灯光,乌蓬船上的渔火,和天宇间的皓月繁星交织倾泻在河面上,微波粼粼,银光闪闪,这景色好似一幅月夜水墨画,让人如痴如醉。

沿河小街上浅浅的青石板路,深刻着小镇百年沧桑的轮廓。镇的中间有一条不算很直的石板路贯穿小镇的东边和西边,这就是故乡的主要街道。石板街的两旁是清一色的砖瓦结构的二层楼阁店铺,虽不像姑苏小巷那些老宅那么高深莫测,但几扇木板排成的门面,及门面砖墙上雕刻的一些明清风格寿桃、蝙蝠之类的图案和楼顶的飞檐挑角,给人一种古朴清雅的感觉。沿街各色店铺应有尽有,店铺中的商品更是琳琅满目,吸引着南来北往的过客。特别是逢年过节,站在高高的石板桥上顺着桥坡俯看街道,熙熙攘攘的人流真像一窝被人刨开蚁巢的蚂蚁,密密麻麻,无法数清……也许是孩提时代嘴谗的缘故,镇上店铺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各类小吃店,各式各样的糕点,有煮的,有蒸的,有煎的,有油炸的。著名菜肴有鸡肉粉丝、狗肉粉条,特别是那大锅的红烧羊肉,远远就让人闻到一阵阵令人垂涎的香味。

故乡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巷子和小弄多。清一色青砖铺地的巷子和小弄,四通八达,不规则地把小镇分割成一个个小院落。院落前后,随处可见一丛丛花草及一株株不知名的大树,那是鸟雀的天堂、蝉虫吟唱的歌台。花香鸟语给宁静的院落增添了无限的乐趣。尽管错落的街巷使小镇看起来是那么的不规则,但乡里人自古养成的爱清洁习惯,使故乡的干净、整洁、卫生远近闻名。

对故乡我记忆最深的是曾经赋于我智慧的学校。故乡规模虽小,却有着自己的小学和中学。小学分成东西两个部分,我们习惯把它叫成东校和西校。中学就是当时市郊很有名的浦南中学(为张堰中学)。三所学校的位置都避开热闹的镇中心,东校顶着小镇的东南端,西校在镇的西端,中学在镇的最北端。三所学校像一个美丽的三角形把小镇紧紧地拥抱在怀里。校舍都由清一色的青砖、黑瓦建成,虽然很简陋,但在绿树的衬托下显得分外幽静和美丽。校园里的朗朗读书声,树荫里的鸟语蝉吟声和远处传来的乌蓬船“咯吱、咯吱”的摇撸声,交织在一起,合奏成一曲协调的江南丝竹,乐曲里有着我童年时代的梦想、少年时代的遐想、青年时代的理想。

故乡的景色虽然十分美丽,但令人遗憾的是,她没有被作为地方文化遗迹保存下来,她被愚昧和无知切割得支离破碎,她像一枝被人踩在脚下碾了又碾的美丽的玫瑰,已无法辨认。但故乡的石桥、秀水、人家,那宁静,那繁荣,那如诗如画的美景,仍在我梦中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