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1年01月13日

追梦,在金山

——三个金山青年的创业故事

编者按:

美好金山,共创未来。“十三五”以来,金山奋楫争先新时代,全力以赴加快发展、转型发展,发展能级明显提升,经济实力显著增强,营商环境持续优化,城乡发展加快融合,区域环境日新月异,各项社会事业蒸蒸日上,对创新创业的支持力度不断加大。金山,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来这里寻求发展、创业追梦;金山,已成为追梦青年的创业热土、成业沃土。

近日,记者采访了三位返金创业青年,记录了他们在金山的创业历程。  

 

 

程序员的园艺梦

 

    70后的汤云海,是土生土长的朱泾人。上班时间,他是市区写字楼里的一名程序员;下班后,他则转换为另一个身份——鲜花农场的主理人。

5年前,汤云海接触到了园艺,便很想拥有一块自己的土地,来圆自己的田园梦想。经历了大半年的寻找,他承租了位于朱泾镇牡丹村的38亩土地,取名为“野圃”,开始了自己的农场之路。

程序员出身的汤云海,刚接触花卉种植时还是一头雾水。他种植的花卉,大都是进口品种,1粒种子就要10多元。由于不是专业出身,存活率一直很低,这对他来说打击不小。“你花了很多心思在上面,等着它开花、结果,结果没种活,就很难过。”

但由于兴趣使然,他不断研习植物的生长习性,同时与行业专家交流种植经验,他的种植技艺不断提高。就连农场的智能灌溉系统,他也一手包揽了。“由于设计图纸复杂,植物的习性都不一样,水电工不愿意接手,我就自己动手做。”

鲜花虽美,却短暂易逝,如何物尽其用?汤云海又学起了芳香,通过蒸馏法、溶剂等方式萃取精油和纯露。“每次接触到好闻的植物,我都想收集气味存放起来。这样过了花季,还能闻到味道。”

如今,五年多过去了,农场由一块无人问津的荒地,慢慢的开辟了育苗区、培植区、暖棚区、桦树林、菜园、果园、香料区、池塘等多个种植观赏区域,种植超过50多种进口稀有花材品种。此外,还有汤云海亲手建造的披萨砖窑和面包砖窑。

隐匿在乡间的“野圃”,直到去年春天,才举办第一个开放日,用汤云海的话来说,要以“最好的状态”示人。而对访客,汤云海设定了非常多的要求,近乎严苛,“确保来访的朋友,都是非常专业和理解植物的人”。

事实上,打造一个专业的交流平台和美学创意空间,是汤云海对农场的远景目标。“普通农场大多以亲子游、采摘游或者售卖鲜花产品为主,我们走的是专业路线,主要接待花艺师、摄影师、策划师等专业群体。他们不满足于普通平台,需要更专业的平台。”

汤云海的微博名叫“种花的农场主”,签名是“种自己喜欢的鲜花,做自己的花园,建一个植物农场”,上面记录了他在农场侍花弄草的日常。有如世外桃源般的田园生活,去年也吸引了综艺节目《理想家》前来取景拍摄。

今年冬天的寒流,对于汤云海和农场里的植物们来说,无疑是一场考验。“采取了小苗覆盖,树干包裹,燃油取暖器,棚中棚带电加热,主水管放空等措施,尽量减少损失。”

因为喜欢,所以热爱。汤云海用了五年多时间,打造了一个“植物王国”,未来,他希望用多元化的形式,让大家看到,农村也可以做美学创作和顶尖的园艺培育。

                                  记者 冯秋萍

 

 

设计师的民宿梦

 

    今年元旦期间,位于廊下镇山塘村的“涵七”Have Tree枫叶岛民宿像往常一样早早就订满了。虽然从去年开始国内旅游市场一直受到疫情冲击,但对“涵七”来说并没有带来太多的影响,市郊短途游让民宿预订依然火热。

和很多民宿经营店主不同,涵七民宿的主理人彭晓燕对民宿客人的多少并不关注,反倒一直抱有一种淡然的态度,“对我来说,民宿就像是一片让心灵安放的家园,重要的不是来了多少客人、赚了多少钱,而是能够交到新朋友,与很多志同道合的人共享田园生活的乐趣。”

这样看似“任性”的想法,或许正是80后、90后年轻人所追求的自由、理想和洒脱。也印证了彭晓燕将自家房屋改造成民宿的初衷:建造一间让心灵放松,回归自然的田园栖居。

1981年出生的彭晓燕是一名设计师。和很多在都市打拼的年轻人一样,拥有一间咖啡馆、花铺亦或是能够体现主人个性特色的小店,一直是她的梦想。在一次出国旅游中,国外的民宿给她带来了新的启发,将自家老宅改造成民宿,与城里人“共享”乡村生活。

“那时候想法很简单,正好老家就在廊下枫叶岛附近,来枫叶岛游玩的人比较多,觉得这是个机会。”

2016年起,彭晓燕怀着理想开始了自家老宅的改造。那时,看着女儿“大刀阔斧”地对传统乡下民居住宅进行“改革”,彭父多少有些心疼和不解,“装修期间,我父亲经常说我脑子‘坏’掉了……”2017年初,“涵七”Have Tree民宿在父女俩的争吵声中正式营业,金山区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民宿在山塘村诞生了,彭晓燕也差不多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事实上,2015年10月底,随着沪上首个郊野公园——上海廊下郊野公园对外开园试运行,廊下生态园、锦江中华村农家乐等一批农业休闲综合体既为市民们提供了一个“望得见田、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好去处,也让周边的村民更先一步享受到了政府发展乡村旅游所带来的红利。

随着一批批慕名而来的游客到访,不仅让“涵七”这间民宿火了起来,更为后来一些民宿的发展建设带来了启发。其间,廊下镇还经常组织一些诸如“农场主沙龙”等活动,为农业经营者提供经验交流和资源共享的平台。

如今,每年365天中,这间小小的“涵七”民宿都有固定100晚左右的预定量,在游客当中收获了良好的“口碑”。就连曾经对女儿不理解的彭父也对乡村旅游有了新认识。而作为女主人的彭晓燕则体会更深:“可以发现,近几年人们对‘民宿’这个概念越来越接受了,而且民宿在发展中也越来越成熟了。”

去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彭晓燕还对“涵七”Have Tree民宿进行了简单的翻新,增设了卡丁车等娱乐设施。而对未来,彭晓燕的想法很简单,“把这家店经营好,活在当下,认识更多的朋友。

                                    记者 付婷

 

 

网络达人的渔村梦

 

见到计育韬时,这个被粉丝称为新媒体大咖的90后金山小伙儿,正在金山嘴渔村70号的四零四艺术馆内弹钢琴。

创业小有名气之后,2016年,计育韬把公司从市中心搬到了位于山阳镇的金石湾。去年,他又把公司搬到了金山嘴渔村的老街上。

越搬越偏,让很多人对于这个有着“互联网、新媒体”等许多标签的年轻人很不理解。

“安静的环境,开阔的空间,这或许是金山的优势吧。”计育韬不是很喜欢别人问他“金山的优势在哪里”这样的问题,他觉得提这样问,是内心不自信的表现。

“比如渔村,同时又是个景区,闹中取静,人流量也足够大,很多艺术家就特别喜欢。”计育韬说,很多艺术家走进渔村和自己合作过之后,都很想搬到渔村来,“希望通过我们技术和艺术的结合,能够在服务好我们客户的同时,把更多的当代艺术带进金山。”

从2019年国庆小长假开始第一次举办艺术展以来,每半年一次,艺术馆会为艺术家举办作品展。借助景区的人流量,展览的效果特别好。

“更多时候,我们要把艺术作品通过互联网技术转化为新媒体优质内容,满足头部客户的高端需求。”计育韬说。

岁末年初,盘点一年来为客户所做的新媒体产品,计育韬感觉选在金山,选择与艺术联姻是明智的。华为、阿里、大疆、迪奥、喜茶……许多头部企业都选择与计育韬团队合作。

而这些客户,基本上都是在看了计育韬团队的新媒体作品后主动找上门来的。

计育韬说,自己出生在金山海边,在金山长大,到复旦大学读书求学,最终创业后选择回到金山,这块土地文化底蕴深厚,给自己带来了很多灵感。

像很多IT工作一样,计育韬也是个夜猫子,工作到凌晨三点多。没事的时候,他喜欢一个人在老街上走走,转角的一个黄鱼馄饨,海鲜一条街上某个店里的一盘小海鲜,都让他能够唤起回记忆里的味道,带来暖暖的幸福和满足。

其实,在这个时代,地域概念早已变得越来越模糊。计育韬说,自己的核心团队,一共有20多人,在金山的,只有不到十人,其他人都是提供线上支持的。

JZ多媒体解决方案”创始人、复旦大学青年智库讲师、微信官方SVG开发者……已经有一大堆标签的计育韬,依然喜欢跟着兴趣走。他说:“工作本身就是生活,工作让我很快乐。”

无论是在市区还是在金山,计育韬每年都会到全国各地的高校举办讲座,目前已经举办了200多场。无论工作多忙,计育韬每年总要抽两个星期的时间到偏远山区义务支教做暑托班,去陪一下那里的留守儿童。      

                                    记者 公维同